鸣远清

头像人设
努力填坑

编辑印书内容,更文时期不定。

抱歉抱歉抱歉,如果我再不更印书的内容那书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印出来了 (哭),致歉,望理解,坑什么的我先挖这了,不过不管多久我一定会填完的。

【笔友组】损友的魔力

孙权感觉,曹丕有病,准确点,是非常有病,有病到令人发指。

先不提上课他故意给睡觉被叫起来的学习委员司马懿提供填空题的c答案,也不提曹丕在一向严格的程昱教授面前公然提起对方衣服穿反的话题,作为班级上的一个平常人,孙权觉得他本应该和曹丕一点交集也没有。

其实也不是没有,曹丕至少还是住在自己隔壁宿舍的好哥们,当然,一定意义上的好哥们。

就比如今天难得手机还剩百分之二的电去外面吃饭,在口袋全无现金的情况下走到了校门口,肚子也很饿,孙权拿着手机发给自己的宿舍群一条消息。

最帅宿舍:

孙权:有充电宝没。

周瑜:我们都在外面,不存在充电宝。

孙策:有的话已经带走了,你自生自灭吧。

淦。

不靠谱,孙权暗暗想着,望着手机上被自己备注煞笔的曹丕,抱着没有希望的希望发了条信息。

孙权:哥们,充电宝有没,借我一下。

曹丕居然是秒回。

煞笔:有啊!

我去居然有——!

关键时刻认清兄弟情啊。

孙权立刻把曹丕备注改成了全世界最帅,并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宿舍门口,刚要上楼,曹丕突然发来一条信息。

全世界最帅:老弟,没电了。

孙权:你说what。

全世界最帅:小老弟,没电了没电了,充电宝没电。

全世界最帅:去去去去。

孙权:我都到宿舍楼下了你告诉我没电了?

全世界最帅:嘤嘤嘤嘤嘤嘤,傻逼。

全世界最帅:谁让你跑这么快。

孙权:……

呵呵,曹丕你真是好样的,居然对我嘤嘤嘤。

坑司马懿也好样坑我也好样。

好。

孙权嘴角抽搐,把曹丕的备注重新改为了煞笔中的煞笔。

然后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对于曹丕的行为言语,孙权也感到无语。

孙权回宿舍拿完现金吃饭后,因为刚刚充电宝的事情去曹丕宿舍,本来想和曹丕理论一下刚刚的事情。

你说吧,作为哥们,作为一个班的,你就不能说话一次性说完,这不就好了。

然后这个话题就莫名被曹丕的一句打排位迷迷糊糊的带走了,孙权只记得他在曹丕宿舍打排位打到昏天黑夜,最后因为输的太惨,直接放下手机就气冲冲的回去。

为毛曹丕游戏走位这么骚 。

孙权不禁暗想,回宿舍日常准备洗澡。

衣服差不多全部放在盆子里的时候,只剩一条裤衩时,曹丕直接拿着手机破门而入,整个宿舍的人瞬间目光全部注视在曹丕身上,孙权捂着裤衩皱眉。

“我找孙权,我和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很重要的事情??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啥玩意,曹丕你表达能力有问题吗!!咋俩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不不不不!!我和他有什么事,啥事都没有!”

“你那么重要的东西都落我这了!还说没有!”

孙权慌忙解释着,曹丕在靠着门望着捂着裆的孙权,周瑜则露出没关系我懂的微笑。

周瑜:你们继续,我睡觉,不然晚自习我困。

曹丕:(仔细打量)呦,小伙子,身材还行啊。

孙权:你丫干嘛!!还偷看我!!

吕蒙:。。。。

凌统:啧啧啧关系真乱啊兄弟。

孙策:啧啧啧啧啧啧。

整个宿舍的人瞬间议论了起来,曹丕皱眉,把孙权的手机一拍在桌上,桌子的震颤以及手机疑似碎屏的声音无不粉碎着孙权最后一丝理智。

曹丕:(冷笑)呵,我偷看他?他好看个毛。

曹丕:我每次都是光明正大的看!!!哪有偷看!!!

曹丕:你们就是妒忌哥的容貌,呵,愚蠢的同学。

众人:……

曹丕拍了拍衣袖上的皱褶潇洒的转身甩门,孙权走过去颤颤拿起自己的手机。

很好,边缘碎了 ,好在是手机钢化膜碎了。

不然曹丕等死。

很好,曹丕你个【哔——】,要是没贴膜我手机不就完了!!!!

去死吧。

孙权于是打开手机,把曹丕的备注改成了煞笔界的泥石流。

接着在今天的晚自习上,隔壁班主任的贾诩难得到了孙权班督促纪律,贾诩进来将茶杯打开站在讲台上,曹丕在上面擦上星期没擦的黑板。

“晚自习今天由我监……”贾诩话还没说完口袋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望了眼来电的张绣,贾诩向第一排的司马懿说了句监督纪律,转身出去接了电话。

黑板擦的粉笔灰让前排的一大群人都咳嗽了几声,曹丕擦到一半,突然皱眉望了眼值日名单,瞬间把黑板擦拍到桌子上。

“我擦,今天孙权值日!”说着眼神就飘向了在底下玩手机的孙权,孙权莫名其妙的望了曹丕一眼,“干嘛 。”“兄弟,今天你值日。”曹丕拿起黑板擦扔在孙权脸上,孙权咳嗽了几声愤愤拿起黑板擦上讲台踢了下去的曹丕一脚才解气。

曹丕:你个不要脸的……!

孙权:都是兄弟擦个黑板擦一半擦完会死啊。

曹丕:会死会死!现在我主修怨妇诗没时间!

这就是你黑板擦一半的理由吗…你擦完会咋样…!

孙权于是把剩下的黑板擦完黑板擦扔桌子上就下去继续玩着手机,见贾诩进来了才把手机收了收。

贾诩:抱歉刚刚有事,晚自习不要出声,保持安静。

底下没了声音,贾诩搬了个板凳坐在讲台前,突然皱眉望着桌子满满的粉笔灰。

贾诩:……

贾诩:(拿起水杯)

水杯上面浮着一层白白的粉末。

贾诩:(查看值日表)今天擦黑板的是孙权啊。

孙权:哦,是我,怎么了。

贾诩:(冷哼)没什么,明天你有惊喜。

孙权:?

第二天孙权被告知以后打扫一个月的教室卫生。

孙权:……

曹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牛逼!

曹丕:(笑出眼泪)我去哈哈哈哈,这黑板明明我擦的罚的还是你233333

滚犊子,曹丕你个【和谐】【和谐】。

孙权:滚。

辣鸡损友,不要也罢。

友尽!!

————————
小日常哈哈哈哈

【蒙逊】漫步(短)

天气灰沉沉的似是要下雨,云层很厚,看着让人有些喘不过气,他难得这种天气在通往家的路上行走,身后跟着一位少年,他没有出声,他也不想回头。

少年默默的跟着,手不时抓了抓衬衫的一角,吕蒙停下脚步蹙眉片刻,即使没有回头看他,少年依旧有些局促的攥紧了衣袖,手上的指甲仿佛要刺穿他的手心。

“其实,你不用跟着我。”

吕蒙叹息着向前走着,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身后的陆逊说的,陆逊闻声本能的抬头扬起笑容,却又在听到话语的瞬间沮丧着抿唇,他不自然的放慢了脚步,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很了上去。

“我…只是想看着前辈安全回家。”

他唯唯诺诺的说着,不知为何却红了脸。

这孩子这样闹……真的很像跟踪狂啊……

吕蒙想着,没有再和陆逊说一句话,陆逊也是出奇的安静,望着吕蒙的背影,不知为何,他柔和的笑了。

——

他和陆逊是工作认识的,但私下交往并不怎么密切,吕蒙记得,是他把陆逊拉进东吴集团,陆逊也因为这个非常感谢他,平日里二人关系也非常密切。

陆逊做什么事情都会想到他,就比如。

陆逊:吕蒙前辈,我们一起去吃饭好吗。

他说:可以。

陆逊:吕蒙前辈,今天的工作我完成了呢。

他说:好。

陆逊:吕蒙前辈,能和我讨论一下这份资料吗。

他说: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觉得这份本可以一直发展下去的友情变了质,有一种不明不白的奇怪感。

那是他说不出的怪异,更多的是对于陆逊的态度,陆逊的笑容,陆逊温柔的一举一动。

很多次了。

他开始不明白陆逊的态度,不明白陆逊的脸红。

“吕蒙前辈,今晚一起回家好吗。”

吕蒙愣然,只是颔首微微笑道,“可是,我们的家不在一个地方。”

他说完就见陆逊红了脸,他微愣,以为是吓着面前的少年了,于是他用更温柔的语气说着,“其实没关系,我可以送你。”“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不知为何陆逊变得紧张起来,语无伦次的解释着,他能清晰的看见少年眼里的慌张。

他于是上前摸了摸对方的头。

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已经忘了 。

他脑海中只有陆逊的唯唯诺诺与脸红。

——

天气越发阴沉,吕蒙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家门口,冷风吹的他有些头疼,他进门的那一刹那天空飘下绵绵细雨,毫无预兆的,一点点的变大,雨点倾盆而下,他突然想起身后的陆逊。

他回头,陆逊正站在远处,他白净的衬衫被雨点打湿,却仿佛没有知觉般,只是望着他。

一直望着。

他一时间望着少年的目光愣住了,以至于忘记了陆逊身在雨中。

陆逊笑了,望向吕蒙的目光越发温柔。

“我喜欢你,吕蒙前辈。”

————————

我到底在做什么……

来自鸣远清的碎碎念

话说,我其实挺想吐槽的,我这个同人写手称号有点与众不同啊,我貌似没在达人申请圈找到同人写手这个称号啊 😂😂大家都是文手我一个写手混在里面略显突兀啊2333不过挺好玩的哈哈哈,最奇葩的一个是我没错了【捂脸】最与众不同的一个也是最奇葩的一个 ((유∀유|||))

【丕司马】论对象的傻事


1.曹丕抽掉了司马懿刚要坐下时的凳子

司马懿:(刚要坐下)

曹丕:(坏心思一起)看!母猪在爬树!

司马懿:(闻声望去)哪里?

曹丕:(光速抽去板凳)哦,看错了,是只猫。

司马懿:(鄙视)猫看成母猪,你可真是……

司马懿:(一下子坐到地上)。。

曹丕你记着。

2.曹丕上课神一般的提醒

司马懿:(昨夜刷题课上睡觉)。。

钟繇:(眼尖的发现)那个谁!

钟繇:司马懿站起来,这题回答一下!

司马懿:(迷迷糊糊的站起来)

司马懿:(完全不知道哪一题)呃……

曹丕:(小声)选c……!

司马懿:(不假思索)选c。

然后因为填空做成选择司马懿在语文课上连续站了一个星期。

曹丕你记着。

3.司马懿将葡萄酒兑水和酸梅汁

曹丕:今天是重阳节,好日子。

曹丕:我可以把我珍藏的葡萄酒拿出来了。

司马懿:(淡定)哦,去吧。

曹丕:(拿出葡萄酒)嗯,闻起来味道还是和以前一样。

曹丕:(自然的喝了一口)嗯,味道还不……

曹丕:(面色突变)……

司马懿:(强行淡定)咳,怎么了。

曹丕:(疑惑)葡萄酒过期了???

曹丕:味道怎么这么感人……

曹丕到现在还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4.洗面奶换成沐浴露

曹丕:(日常洗面奶洗脸)

曹丕:(有些困惑)……

曹丕:(闻了闻手里的泡沫)这味道为什么出奇的熟悉。

司马懿:也许是你这个牌子用多了,习惯了。

曹丕:那这触感也不对啊,为毛是液体。

司马懿:(面不改色)也许是放窗户这久了晒太阳了。

曹丕:……

曹丕:哦。

于是晚间洗澡的时候曹丕明白了那个熟悉的香味。

曹丕:。。。。。

司马懿是不是你干的。

5.关门没注意对方

曹丕:司马懿你快点啊,马上回宿舍我关门了。

司马懿:等一下啊,我手里的书多体谅一下啊。

曹丕:我在门口等你。

司马懿:👌。

司马懿:(到门口刚要进门)

曹丕:(以为司马懿不在直接关门)

碰。

司马懿:(被门呼了一脸)

曹丕你记着。

6.手机被打落滑行几米

曹丕:今天去吃什么,感觉最近新开的一家饭店不错。

司马懿:(低头看手机)我也觉得,等我回我哥一个信息。

曹丕:(抬手想挽住司马懿)来吧来吧,别看了,一起去吃……

司马懿:(手机没拿稳)

手机在地上拖行几米。

司马懿:(手在颤抖).........

曹丕:。。。。。。

司马懿:要不你把这手机吃了吧。

曹丕:。

仲达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

————————
欢乐日常

公告:印书评论定人数!

整理一下文档,最近想要印个书什么的,就是关于三国全体向以及很多三国cp的杂文收录,目前内容还在编辑。

其实很大一部分是我现在发表的文章里的内容,估计还会添几篇新的进去,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有意向要的,我看着人数印吧,时间可能有点久。

因为还在为封面考虑,有意向的可以评论或者单独联系我

其实书上的很多内容只是换一种形式,就是变成印在纸张的文章,我可能会额外加几篇新的文,尽量把书印厚一点。

这大概算是一种纪念吧。

书上主要涉及三国全体向权逊甘凌all司马昭师等。

我会尽量把能写的cp都编进去,如荀郭郭荀丕植修植丕司马蒙逊绣诩等,一些我能想出来的cp都编里面,所以一下单cp重新编辑的内容是不会发在lof上的。

现在我先提前一下人数,先截图定着到时候印书时我会再说一遍。

如有另外想看的cp单独联系我,三国之内就OK。

目前只是先确定人数,出书时间不定。

就等于提前预定一下,目前内容还在编辑,就不打tag了。

要是没人评论我就印给自己还有朋友看去了 (*꒦ິ⌓꒦ີ)

最近也许更文频率减少,那是因为编新书内容去啦。

【全体向】海边度假(二)

事实上他们期待了很久的三老总泳装并没有达到每个人心目中那种刺激的视觉效果,三人都是清一色的大裤衩和一条白褂子。

然后别的就是带着一副不知道氪多少的墨镜,拿着看起来很贵的红酒在一旁的遮阳伞下高逼格的喝着。

其实三集团的人到了场地望着三个自娱自乐的老总也是很搞不懂。

他们是怎么做到几个小时一直坐在遮阳伞下吹牛逼的,还一动不动……!

事情的发生还要从到达的那一刻说起。

话说那天天气出乎意料的炎热,其实曹操那天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非常疑惑,因为本来他记得是八点钟坐车出发,按理说应该够早了,没想到中途直接遇到趴在车窗一脸蜜汁笑容的孙权和刘备。

蜀汉集团由于人太少,直接是开车过去,不像曹操孙权一样客客气气的弄了个豪华型大巴。

大魏集团众人在车上除了司马昭司马师钟会这三个年轻的小孩子,其他人都在围观贾诩程昱钟繇荀彧打扑克。

贾诩:对三。

钟繇:对五。

荀彧:对k。

荀彧向郭嘉耸肩,一旁的郭嘉有些担心的摇了摇头,随后望向了一脸自信心满满的程昱。

程昱:对二。

郭嘉:文若你输了。

程昱:(得意)呀,我还剩最后两张牌了。

“啊,程老爷子可能会赢啊。”郭嘉坐在荀彧旁边望着程昱的牌,笑着贴着荀彧的肩,荀彧望着手中的牌皱眉,叹息着摇了摇头 。

荀彧:(无语)我输了。

“话说我爸能不能赢啊,我感觉我爸输定了。 ”钟会在后面嚼着冰棍口齿不清的说着,“话说子上你这是什么蛇皮走位。”司马昭拿着手机尴尬的望了钟会一眼,钟繇直接半瓶矿泉水扔钟会头上,“臭小子,说点好的会怎么样啊!你爸我不会打牌你不知道吗!!”一旁的司马师看了也汗颜 。

司马懿站在贾诩边上面色凝重的盯着贾诩的牌,随后用奇怪的眼光望了眼高兴到爆炸的程昱,程昱也看见了司马懿。

司马懿:(目光暗示:你要输啊。 )

程昱:(目光回复:去你的。)

司马懿:……

司马懿:(低头玩三杀)。。。。

这么骄傲真的好吗。

行你看着,就等着程老爷子你打脸。

贾诩:王炸。

贾诩:我还剩一张牌了,程老爷子还是省省吧 。

果然,就知道贾诩有暗招。

贾诩:(鄙视の微笑)毕竟,年纪大了斗不过也是正常。

程昱:(☜年纪大)。。。。。

钟繇:(汗颜)要不起要不起。

荀彧:输了。

程昱:pass。

贾诩:(最后一张牌甩座椅上)我赢了。

荀彧:哎,愿赌服输。

钟繇:钟士季,你预言挺神的啊。

钟会:(毫不在意)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接受过英才教育的优秀人才。

话刚说完钟会就看到钟繇一脸慈爱的出现在他的面前,面色和善的拿走了手上打的激烈的xx荣耀,随后淡定的拿在手上,让钟会眼睁睁的望着自己被举报。

钟会面部抽搐,刚想发飙一顿骂拿回手机,手一碰到手机的一刹那钟繇就报出了一个令人窒息的名字,“想不想和那个姜啥见面啊。”钟繇得意的把钟会的手机关了机,向自家儿子挑眉道。

钟会:……

爸他叫姜维谢谢。

这招狠,太毒了。

钟会表情复杂的收了手,随后钟繇坐在钟会旁边的空位上,似是突然来了什么兴趣,钟繇笑着拿着手机在儿子面前晃了晃,“小伙,想要吗。”钟会皱眉,随后迟疑的点头。

“叫我爸爸我就给你。”

钟会:……

爸,您是不是有毛病。

钟会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心想果然收手机是骗人的随后淡定的叫了钟繇一声,钟繇满意的点头,笑着将手机放在钟会摊开的手上然后光速放进了自己口袋里,一脸正色的望着懵逼的钟会。

“叫了也不给你。”

钟会:(笑容光速消失)。

钟会差点就没给钟繇跪下,旁边的司马师司马昭也是同情的向钟会做了一个悲伤的表情。

司马昭:(哈哈哈哈的不能自已)请容许我做一个悲伤的表情。

司马师:👍👏

皮一下很开心。

爸你有毒——!!!!!

曹操坐在最前面淡定的喝着茶,日常拿出镶金诺基亚看时间,郭嘉荀彧走到曹操边上位置坐着,曹操望着时间向二人点了点头。

“快到了。”

————

此时东吴的车里又是另一番不同的光景。

甘宁皱眉望着面前的一脸嫌弃的凌统,继而不确定的望了眼旁边搂着陆逊有说有笑的孙权与孙权边上和抱着周瑜讲着情话的孙策,嘴角抽搐了片刻。

“真的要玩这种智障游戏?”凌统有些抗议,不满的望着孙权,“这剪刀石头布谁输谁劈叉一步,这是小屁孩玩的游戏啊,现在在车上我们这么玩真的好吗。”甘宁也出声道,但周围的人却很赞成。

“玩玩看给大家助助兴,现在离目的地还早着。”吕蒙笑着拍手,身旁的鲁肃也跟着起哄,“就是啊,你们两个玩玩会怎样,让大家看看你们的运气开心开心也是好的 。”甘宁凌统互相望着对方有些犹豫。

孙权:(神助攻)玩一局加工资,重要的是大家开心。

工资……?!

凌统:(日常因为和甘宁吵架扣工资的某位)这……

甘宁:(日常因为和凌统吵架扣工资的某位)……

这样下去,这一个月月底发工资怕是要吃土了。

最终两人尴尬的望了眼对方随后扶着过道旁边的椅子开始石头剪刀布。

第一局

凌统:剪刀  甘宁:石头

“运气不好啊公绩,第一局就输。”周瑜在旁边笑道,望着凌统向前走了一小步,孙策也笑着说。

“我感觉凌统可能要局局凉的节奏哈哈哈哈哈哈哈。”

凌统:得了,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甘宁:啊啊,随便吧。

于是

第二局

凌统:剪刀  甘宁:石头

凌统皱眉向前又垮了一步。

第三局

凌统:布  甘宁:剪刀

凌统:(心态逐步开始爆炸)。。。。。

甘宁:来,继续往前跨。

甘宁:(迷の嘲笑)某人以前不是说自己腿长吗。

甘宁:(尴尬不失礼貌の笑容)啊,忘了,其实你本来腿挺短的……

凌统:(☜腿短)。。。。

凌统瞪了甘宁一眼,继续往前了一步,脚之间的距离逐渐加大,旁边的人不断起哄着。

吕蒙:公绩啊,你要是再输,你就离凉差不多了。

周瑜:放心,你们才三局,这不代表什么。

陆逊:我也有不好的预感。。。

孙权:我感觉凌统一会裤子要劈开。

凌统:(气急败坏)别说了!!继续!!

凌统:我还不信了!!!!

甘宁:来来。

第四局

凌统:石头  甘宁:剪刀

凌统:呵,这是运气。

甘宁耸肩,默默往前跨了几步。

第五局

凌统:布  甘宁:剪刀

凌统:(往前跨)

第六局

凌统:剪刀 甘宁:石头

凌统:(黑着脸继续跨)

甘宁:(嘲笑の凝视)哈。

第七局

凌统:石头  甘宁:布

凌统:(崩溃)我去……这输几把了……?

甘宁: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果然是非酋运气。

凌统:我裤子牛仔裤……劈不开,愿赌服输。

孙权:慢着,反正我们车挺长的,找个人续着继续来。

周瑜:这样,我接下去,凌统继续石头剪刀布。

甘宁:啊啊……感觉运气会烂呢,好吧,继续就继续,倒时候我劈叉的时候来个人帮我续一下。

孙策:这个不难,我帮你。

第八局

凌统:剪刀  甘宁:石头

第九局

凌统:布  甘宁:剪刀

第十局

凌统:布  甘宁:剪刀

凌统:(手在颤抖)。。。。。。

周瑜:(嘴角抽搐)我。。。。我还能继续。

第十一局

凌统:剪刀  甘宁:石头

周瑜:(吐血)不行了,我也是牛仔裤。。。。

凌统:(捂脸)心态崩了,不想玩了。

甘宁:(得意の笑容)小老弟,来啊来啊。

孙权:我和甘宁石头剪刀布,你让让。

第十二局

孙权:剪刀

孙权:(内心)刚刚那局凌统出了剪刀,他这局肯定不会想到……

甘宁:石头

呵呵。

第十三局

孙权:剪刀

孙权:(内心)呵,这局总不会出……

甘宁:石头

孙权:。。。。。。

第十四局

孙权:布

孙权:(内心)他一定会以为我会出剪刀的…一定…!

甘宁:剪刀

众人:……

孙权:。。。。。

周瑜:不好意思,劈不开了。

凌统:呵呵。

甘宁你赢了十三把有点过分啊。

吕蒙:这运气。。。。

陆逊:好厉害 。。。

甘宁:呀,过奖过奖。

孙权:我现在不想和甘宁玩这个东西,太骚了……!

孙权:刚刚看群聊,大魏那帮人在打扑克,我问问刘备他们在干嘛。

——————

此时蜀汉群聊

刘备:(睡的毫无知觉)。。。。。。

马超:(打段位)子龙给力点,你打野还是我打野?

赵云:(小声)声音小一点,备总睡觉。

诸葛亮:(玩三国杀)爽,一个a死三个,司马懿那个菜鸡。

姜维:为什么士季不理我?不科学啊。

诸葛亮:(瞥见群聊)

三老总帅比群

曹操:快到了。

孙权:刘玄德人呢。

曹操:这比,肯定在睡觉。

曹操:或者照镜子,实在不行矿泉水洗脸。

曹操:我跟你讲,刘备这个人,上次和我去景点居然洗了半个小时的脸,我还以为他死厕所里了 。

诸葛亮看了群聊眼角抽搐,刘备此时揉了揉眼睛,皱眉睁开了眼拿起手机,看到群聊的瞬间脸色刷的一下变了。

刘备:曹孟德这个老东西……很强啊。

刘备:(刚想回复)

诸葛亮:快到了啊,我看到大魏东吴的车了。

刘备:算了,走,咋们集团要有排面。

刘备:这次来了几个人。

诸葛亮:连着备总你一共五个。

刘备:……

算了,咋们不比还不成吗。

——————

员工基本四处散去了,一下车就直接全部没人的那种,曹操眼角抽搐,放眼望去的要么就是司马懿的两个儿子在遮阳伞下卿卿我我,要么就是海边的钟会和姜维笑的和朵花一样。

年纪大了,放纵不了了。

曹操叹气,无语的打开手机望着和曹丕曹植曹彰的合照。

很明显,这几个儿子一个都没来,至于为什么没来,也是有原因的。

曹彰因为天天晚上玩游戏被自己叫去拖集团地板了,曹植就是单纯的不想去,最近传出他和曹丕杨修之间有着不得不说的暧昧关系。

曹操头疼,话说为什么自己的儿子老搞出这种事情,他很无奈好吧,不过看司马懿那样似乎并不着急他那俩儿子,曹操也是佩服司马懿的心大。

司马懿:(其实并不知情)

曹操向前走了没几步,途中遇见了在一起搂搂抱抱狂秀恩爱的荀彧郭嘉,对方顺便一脸纯真的望了眼自己。

郭嘉:曹总好~

荀彧:(颔首)主公好。

曹操:(欣慰)都是我的后宫我为什么要担心。

接着又遇见了淡定下棋的贾诩程昱,司马懿和钟繇站在旁边讨论着儿子的问题,荀攸一直在碎碎念什么书。

贾诩:(为难)啧……棋艺不精,我应该把贾穆带来的。

程昱:我下这么多年棋,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贾诩:说这么多有什么用,你斗地主打的过我吗。

程昱:你……!

程昱:你打麻将打得过我吗?

贾诩:(面色一沉)。。。。

贾诩:回去麻将桌准备,我去和你打,还有,现在我带牌了,来斗地主。

程昱:来来来,我还真不怕。

曹操:(捂脸)

一旁的司马懿钟繇表情苦闷的不知道在聊什么。

司马懿:我家儿子就是搞不懂他,每次兄弟俩总爱在一起黏着。

司马懿:哎,昭儿师儿明明都有对象,按理说亲近也不可能到这种程度吧。

钟繇:这怕是要出事啊,我感觉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关系。

司马懿:算了,他们大了我也不想管了,对了,你儿子钟会呢。

钟繇:说起那逆子我就气!处兄弟处哪里的不好给处个刘备集团的!那个姜……哦,姜维。

司马懿:呃,你不知道他们关系吗。

钟繇:啥关系,不就是兄弟吗,不然还能有什么?

很好,现在拆cp的时候到了。

曹操发誓他就皮这一次。

曹操:(神插话)搂搂抱抱亲密着啊,那边是谁在和蜀汉集团的姜维抱着呢。

钟繇:(面色刷的一变)

曹操:(和善提醒)还有司马懿啊,我刚刚看到你儿子两个人在海滩和个小情侣一样,哎,真羡慕。

司马懿:(一脸土色)。。。。

于是还没过两秒曹操就看到钟繇直接飞奔到钟会和姜维旁边在对方还没反应的情况下揪着钟会的领子就是一顿骂,钟会瞬间懵了,姜维忙上前拉住二人。

“爸你干嘛……!!”

“臭小子谁准你们这么亲的!!!!”

“叔叔,其实是我……!”

“你闭嘴!逆子我今天就要骂死你!!”

司马懿那边就比较和谐了,虽然司马懿也是闻言跑到自家儿子身边的,但反应却比钟繇小很多。

司马师:父亲,其实我已经和子上……

司马昭:是的,所以我们……

司马懿:哦。

司马师:(有些不安)父亲?您……

司马昭:啊?我没听错吧,答应的这么爽快。

司马懿:我已经打电话给春华了,你们看着办吧咳咳。

司马师/司马昭:……

一如既往的坑儿子。

曹操无奈的摇头,拆散了两对这是不是很不道德,好吧他自己也觉得很不行,曹操耸肩,随后就看到了在前方的沙子上玩剪刀石头布的东吴众人和蜀汉众人。

曹操:(上去凑热闹)

然后看到的就是赵云不断向前劈叉随后凌统不断后退。

凌统:终于遇见运气比我还差的人了。

赵云:(汗颜)

马超:续不上我来帮你。

赵云:真的要这样吗……我怕我……

孙权:(神の嘲讽)呀,没脸见人啊,备总你员工运气真差,是不是因为你啊。

刘备:(☜因为自己所以员工运气差)。

刘备:(看见曹操)孟德!!发挥你作用的时候到了!!!

曹操:(一头雾水)怎么了。

刘备:去,叫几个你们公司的人和东吴的猜拳,我们公司的已经输到没本了。

曹操:我们公司的都在斗地主晒太阳……

正说着,李典抱着排球湿漉漉的走到了曹操面前,后面的乐进张辽也跟着凑了个热闹,孙权顺便和张辽来了个迷之对视。

张辽:……

孙权:……

话说走的时候没看见这三个人上他们大魏的车啊!

李典:啊,好巧,本想着集团旅游会很无聊,没想到和我们是一个目的地呢。

张辽:看见孙权一如既往的亲切。

孙权:(冷汗)。。。。

乐进:嗯,所以你们在玩什么,需要我们帮忙吗。

曹操:(忙拉过李典)那是必须的,来,和对面那个小伙子划拳,这次我们和刘备站一对。

李典:划拳,哈,对面似乎是凌统呢,顺带一提,我划拳还是没有输过的。

凌统:哦?试试看啊。

陆逊:高手对决呢,来,我们看着吧,重开一局。

第一局

李典:布 凌统:石头

凌统:(往前跨)

第二局

李典:布  凌统:石头

凌统:(往前跨)

第三局

李典:石头 凌统:剪刀

凌统:(面色逐渐不好)。。。。

甘宁:你起来,我上。

曹操:等下,劈叉多没意思,这样吧,你们先猜拳10局,代表集团,谁输的多哪个集团受罚。

刘备:这个可以。

诸葛亮:可行。

孙权:(胜券在握)怕什么,来啊。

曹操:是这样的,我们和东吴先来,随后赢的再和蜀汉。

李典:那刚刚那个算吗。

孙权:当然不算。

曹操:好的重来。

曹操:我们还是李典上!

孙权:我们派甘宁!

李典:嗯,似乎找到感觉了 ,这次我要是赢了文谦记得请我吃饭。

乐进:没问题的。

张辽:拭目以待。

于是

第一局

李典:剪刀  甘宁:布

第二局

李典:剪刀 甘宁:布

第三局

李典:剪刀 甘宁:剪刀 (平局)

第四局

李典:布 甘宁:石头

第五局

李典:石头 甘宁:石头 (平局)

第六局

李典:布  甘宁:剪刀

第七局

李典:布 甘宁:石头

第八局

李典:剪刀 甘宁:布

第九局

李典:剪刀  甘宁:石头

第十局

李典:剪刀 甘宁:布

“果然呢,我的运气并不是吹的。”李典向对面的众人挑眉,抱着排球向曹操比了个看我没有为你丢脸的表情,曹操欣慰的点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郭嘉荀彧也在一旁观看。

荀彧:话说来海滩不是来玩的吗?为什么都在猜拳。

郭嘉:谁说海滩只能玩水,来来来看热闹,现在天还特别特别的早。

另一边的孙权则是哭唧唧的望着一脸尴尬的甘宁,痛心的把脸埋在一旁安慰的陆逊肩上,“你搞错没……!刚刚在车上的运气是假的吗……!”“我也不知道啊,可能对手是凌统下意识就厉害了很多。”

凌统:滚。

绝出胜负后,马上就要到蜀汉挑人比了,刘备皱眉,最后选中了旁边的诸葛亮。

曹操眯了眯眼 ,把远处的司马懿给叫了过来。

司马懿:(一头雾水)干嘛的?

诸葛亮:来,猜拳十局,输赢定集团生死。

司马懿:这么大的任务……曹总居然交给了我……

司马懿:来吧,我看你十连输。

诸葛亮:切,马上你就得给我真香一个。

对决马上开始。

此刻,贾诩和钟繇还在打牌。

贾诩:你已经输了第8局了,还来吗。

程昱:。。。。。。

程昱:不玩了不玩了,找曹总去了。

贾诩:那边的司马懿和诸葛亮在比划什么?

————————————待续
坑多23333猜拳套路层出不穷哈哈哈

【全体向】简洁的介绍(三)

刘备

我叫刘备字玄德,如你所见我是蜀汉集团老总。

我喜欢发朋友圈,当然,朋友圈全部是关于我蜀汉的伟大成就以及我美美的自拍,我喜欢自拍,自拍喜欢我,同时我的员工也非常仰慕我,我朋友网的评论下面都是清一色的好评。

备总备哥是我的员工对我的称呼,很少有人叫我刘总,我现在和诸葛亮关系很好,好到你们羡慕嫉妒恨的那种。

我去,你问我和曹操孙权的关系???

这个问题问的讲究,我对曹操是一种兄弟情怀,因为每次与他一起商业集团发展的时候我们都会交谈的非常愉快,你说对孙权是什么?

其实吧,我对孙权是一种长辈对小孩的情怀,因为孙权就是个小屁孩,我感觉吧,除了那孩子是东吴老总外,基本上就没啥优点了。

我这么说孙权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算了,反正他看不见。

顺便一提,我是一个精致的男人。

诸葛亮

我叫诸葛亮,是三国最牛逼的一个,如备总所说,我和他关系很好,但其实我觉得备总还是有很多缺点要改正,正因为这些缺点,导致今天接受采访的人是意外的少,大大低于了大魏东吴集团,说起来也是惭愧。

备总需要改正的有很多,就比如自恋吧,走在大街上坐在车上谈会议甚至在洗澡也要拿着镜子对着脸照啊照,你觉得照啊照没什么??这要看频率的……

五分钟一次,十分钟一次,二十分钟一次,然后接着就是五分钟一次十分钟一次这样循环,我就疑惑了,备总你脸上没虫子啊。

还有就是过分的爱干净,我不反对清理面部,不反对一天洗五次脸。

但备总你早上起来洗面奶抹一抹,过了两个小时又抹一抹,吃完中饭又抹一抹,然后继续两个小时两个小时的循环。

哥,你这样搞不行啊,洗面奶不是牛奶啊……总感觉备哥你是要洗掉一层皮的操作啊。

最重要的一点来了,就是关于备总发朋友圈的事情。

备总的朋友圈下方清一色都是,“备哥最帅!”“帅炸!”“帅到爆炸!!”“备哥好帅!”之类的话。

其中起领头作用的就是马超,其次就是姜维,然后是赵云,虽然我也为备总打call但是并没有像前三个人这么厉害,话说备哥你这样搞太虚伪了吧,其实我们也很想认认真真评价,但是不说你帅你又扣工资。

反正备哥你要改的太多了。

马超

我叫马超,其实我是不想来这次简介的。

我有个优点,就是做事勤劳认真向上,每次都表格我总是好的非常快,每次备总分配的任务我也做的非常快,用备总的话来说,我,和他一样快。

我有个缺点,可能就是脾气比较不好吧,当然这是看人,记得我以前把隔壁大魏的那个王异的孩子打了,然后那个女人一直和我记仇,哎真是的,每次见面都要异常的仇视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和她有一腿。

我喜欢赵云,我目前和他的关系处于同居,空闲时间我喜欢找他打排位或者开车去外面遛弯,因为他喜欢游玩,当然我们总是能看到东吴某个人摩托车的死亡车速。

好了别问我那是谁,我压根没看清。

我最近比较反感一个事,就是备总的朋友圈。

说起朋友圈,真的是一把血汗泪,当年备总第一次发自拍朋友圈的时候,我在下面手贱的评论了一个还行,我觉得这个评论非常完美,谁知道第二天就以言行不当的理由扣了半个月工资。

当然,扣的不止我一个人,这一点我还是挺有安慰的。

于是从那天开始,每次备总发朋友网的时候,我总是第一个评论打call,“备总帅炸!!!”好的,这句话就是我的评论,从那天开始,我就再也没被扣过工资。

其实备总这个行为,我可以这么说。

我们表面上说他帅,实际上……好了我不说了,大家都懂吧。

哎,生活真美好。

赵云

我叫赵云,我感觉我成了个透明。

我感觉备总变了,变的非常大幅度的那种,问我为什么这么说,这蜀汉集团现在基本都处于佛系工作状态,所以导致了我们今天简述人数这么少的局面……!

想当年我第一次认识主公的时候,主公还是非常的大度。那时候没有那个害人的洗面奶,没有那个要死的朋友圈,啥都没有,我们天天和主公一起喝酒聊天,日子过得非常开心。

所以我现在就想知道朋友圈这个东西是谁推荐给备总的啊啊啊!还有那个洗面奶是谁给备总先用的……!备总自从接触了这两样东西,整个人都变了。

什么天天一口一个“啊,我真帅。 ”要么就是“啊,我皮肤真好。”要么就是“今天依旧美美哒。”然后下面放着他那张天天拍却一直一点变化都没有的照片。

备总这有意思吗?你自己还不觉得,你的这个朋友圈发毒害了多少人……!以前马超和我一起都是无拘无束,现在居然要时刻关注你的朋友圈……!

真的要死啊要死……

姜维

我叫姜维,我是最后介绍的一个人……!

我来蜀汉是因为我师傅诸葛亮,我每天认真工作勤奋上进 ,所以我的业绩并不是太低,我空闲时间喜欢去酒吧K歌蹦迪,然后和我的爱人钟会一起喝酒。

其实我不在意备总的朋友圈,更多在意的是钟会的父亲钟繇,我岳父(钟繇:我准你这么叫我了!)其实吧,我感觉他比较健忘,为什么呢,因为他老爱叫我姜啥,哦,他不知道我叫啥。

所以我一次又一次的在钟会面前告诉他,“叔叔我叫姜维,不是姜子牙 ”然后有段时间钟繇就专门叫我姜子牙,我去,姜子牙是个什么操作,后来经过我的不懈努力之下,我岳父终于记住我了。

但很多时候他还是叫我姜啥,我很无奈,但是又有一些时候他就会突然叫我姜维,导致我在我岳父面前一度情绪难以控制。

钟繇不喜欢我和钟会在一起,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和士季越玩越皮,因为他曾经慷慨激昂的和我诉说过钟会是怎么翻墙翻到他头上去的,听后我也大概明白了一点为啥钟会和他老爸的关系不太好。

用士季的话来讲,钟繇是个很古板的人,K歌蹦迪喝酒在钟繇面前都是决对禁止的,因为low。

我:???

这是年轻人的时尚,岳父你懂啥。

其实今天蜀汉集团的人来的这么少我还是很尴尬的,我感觉他们都在蹲守备哥的朋友圈。

不说了我也去蹲一会,万一我没回复一会核对人数的时候我就炸了。

——————————

【全体向】简洁的介绍(二)

孙权

我叫孙权字仲谋,你们可以叫我权哥,毕竟我感觉这个称呼很叼,你们也可以叫我至尊,因为我感觉这个称呼也很叼,你们还可以叫我主公,因为我感觉这个称呼依旧很叼。

不要纠结于什么叼不叼的问题,关键是千万别叫我孙十万……!!!我不想听!!!!

叫我十万也不行!!!也别叫我孙八百!!我不想听!!叫我八百的是什么心态……!

十万和八百差多少我想想就来气!!

还有别说我是曹孟德儿子,我才不是!

那个什么逍遥津开团张辽真的是把我坑死了,哼,关键是我看大魏在介绍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他,呵,果然他是没脸来见我,(张辽:我只是不想介绍谢谢。)别在我的介绍里拆台!这件事就跳过。

我有个哥,挺不靠谱,整体和周瑜在一起打打闹闹,还把原本他继承的集团甩给了我,关键是我爸甩给我哥,我哥甩给我,我也想甩给别人啊!

但我没人甩这就有些烦躁了,真的是,我只想默默的叹息。

除此之外我还比较喜欢我集团里的陆逊,觉得他可爱,就是喜欢,只是以后少学周瑜玩火……我裤子为此已经没了好几条了。

我和陆逊的关系?这个啊,就像我哥和周瑜的关系一样,总之很好就对了,他很甜。

反正最后说一句,我也懒得介绍下去了,毕竟话多了也没人看。

张辽你个【哔——】我恨你……!!!

孙策

我叫孙策,是孙权他哥。

我的爱好有很多,比如,我喜欢飙车,别误会我的意思,我是飙摩托车,我可不像很多视频里的网红飙车把命都弄没了,所以在我偶尔开摩托的时候也是非常含蓄的开着的。

虽然除了周瑜没人敢坐我的车,但我觉得自己完全够老司机了啊。

其实对于这个集团可以这么来说,我天生不是喜欢处理事务的人,所以在我打理了东吴集团一段时间后我就义无反顾的把这个重任托付给了仲谋,当总裁的这段时间我根本无法静下来和周瑜一起相处。

不过我已经甩了,至少不错,我和周瑜还有在一起的机会哼哼哼。

孙权同志,委屈你了。

我和周瑜关系非常好,好到爆炸的那一种,具体来说,周瑜可以说是我兄弟,更可以说是我爱人,因为我们自幼在一起,很多事情都是一起度过。

为什么你会纠结于那个自幼两个字?我小时候没那么禽兽……!!别想歪!!!

我发现这个采访介绍真的是纠结啊,有些东西不好讲,因为我每说一句话总能看见蜜汁微笑。

我和公瑾的关系程度?

还能有什么程度?反正就是天天一起睡觉什么都一起这总懂了吧,我和他关系超好。

周瑜

我叫周瑜,我和孙策都超帅——

好吧我一开头就说自己帅还真是史无前例呢,什么,你说曹操?那就算了吧,毕竟人活着心里要有数不是嘛,我的帅是全三国公认,可以说是三国首帅。

这个我可不吹牛。

当然伯符也很帅,所以我和他是令人羡慕的一对,仲谋?仲谋帅不帅这个问题我不好说啊,但我听隔壁大魏的钟繇说他妩媚,还听张辽说他小短腿?

咳咳先说好,我可没黑仲谋,我只是复述原话,虽然对方的评价很扎心,但总是要接受的不是嘛。

其实吧,我还是比较看好仲谋的,毕竟在我和他哥眼里他永远是最好的。

嗯?这句话你是怎么听出望子成龙的感觉……算了算了,随便你怎么想。

我的爱好是乐器,什么古筝吉他贝斯钢琴不瞒你说我都会,所以我是一个全能的美男子,当然,我是不可能为了商业互吹而不说出你弹的调子里的一个错误,曲有误周郎顾这个可不是白说说的。

总之我就是这么完美,我是你们永远得不到的男人。

吕蒙

我叫吕蒙,我的爱好是看书,这个习惯我一开始是不存在的,当然,后来经过孙权的悲愤劝说以及鲁肃的不断开导,我还是拿起了书本。

在此我非常感谢鲁肃,因为这个他给予我对于知识的渴望,虽然他今天因为玩三国杀局局被吊打所以没有接受采访,但是我依旧要感谢他!!

然后我要感谢的是孙权!也就是主公,因为他为了我的知识问题一直在努力的开导我,东吴集团的成功少不了你我他。

还有我现在特别想说一件事,语气可能会有点过激。

那个甘宁凌统能不能没事别叫我大叔……凌统叫就算了甘宁就叫个毛线,我看着这么老???

扎心了,别说我老,这叫成熟!成熟!成熟稳重懂吗!

好了就因为这个大叔的事情弄的我现在话都懒得说,真的是煞风景啊啊啊!

还有我觉得陆逊这孩子不错,对主公以及其他人都不错。

唯一的一点就是少玩火就好。

甘宁

我叫甘宁,我其实是不想解释的。

我和凌统是一对的,你问我们怎么走到一起的,我就通俗点讲,就是天天他打我然后我不打他,要说他偶尔就是他情绪太激动的时候我还个手什么的。

其实我是不想还手的,因为别看我表面这么厉害我还是挺怕家暴的。

关键就是凌统一脸怒气还说让我打他,死命打,这弄的我多不好意思,毕竟我不就是把他爸弄伤了吗,和我记仇到现在。

不过我与他感情真的不容易,偶尔他还是非常非常的暖心,这让我一个大老爷们也挺高兴的,他也有可爱的一面。

比如有些时候我睡觉的时候他会红着脸抱着我,然后说着一些傲娇煽情的话,接下来发生什么我也就不多说了,大家都是老司机,我们之后也就是打了一场排位而已。

毕竟他抱着我求我打排位,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们表情是啥情况?这满满的失望感是什么鬼……

去去去去,大爷我不聊骚!

凌统

我叫凌统,我的爱好是打双节棍,其实我还可以打三节棍,打四节棍!打五节棍!打n节棍!总之就是什么棍都能打!

喂喂喂!!!你说我拿的棍子像腊肠?!我打你信不信!!!

说起我和甘宁的关系,那真的是牛逼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和他在一起的,说起来也好玩。

可能是因为在曹休暗算我的时候他救了我,所以我才放下我自身的仇恨和他在一起,不过甘宁这个人也不错,在我无聊的时候也可以陪我打打排位。

打排位怎么不行?我还是小年轻,打排位很正常啊,我得赶紧趁年轻的时候多玩几把,得好好爽爽。

我还比较喜欢和甘宁出去飙车,别误会是飙摩托车,和策哥一个爱好,但是策哥飙车起来飙的比谁6,比谁都疯狂,以至于除了公瑾哥没人敢坐。

反正我是不敢坐,我感觉策哥有毒。

我最近就是和甘宁打游戏然后去策哥那显摆一下我的n节棍的威力,因为我知道曾经策哥也是练这个的但是后来由于被命中要害就再也不敢玩了。

咳咳,这个话题,尴尬尴尬。

我去,你问我命中要害了没?

我干嘛告诉你……!

陆逊

我叫陆逊,你们输入法可能会把我打成鲁迅,惭愧惭愧,但还是希望你们注意输入法,毕竟输入法有时候在你不经意间中病毒这种事情是存在的。

指不定因为输入法出现了一些惨绝人寰的大事情!

我爱玩火,也爱蜡烛,烟花什么的我也是非常的喜欢,反正只要关于火的我都比较看好,虽然我也因为自己的不小心毁了权哥很多条裤子。

但我也很无奈啊,我自己心里也难受,毕竟我还是很喜欢权哥的,我也很爱他。

我喜欢他温柔的眼神,因为我感觉很撩,还有就是他特别照顾我,可能是因为我们关系好的原因。

我们关系怎么好起来的?这个我就不透露了,你可以找权哥问,他会非常亲切(?)的告诉你关于我们的很多。

我和权哥的关系是同居,不少人都觉得我们秀恩爱太过分,其实并没有,策哥秀的更变态,当着全公司的面高调吻了公瑾哥,把所有人都秀了一发。

于是权哥就不乐意了,所以你……(手动脸红)

好了好了我们不谈这个话题,还想知道什么吗?

我相对权哥说的话?好吧,那我就说咯。

“至尊我爱你。”

嗯?不喜欢这个称呼?那我换一个吧。

“仲谋我爱你,权哥我爱你。”

很甜啦。

等下……为什么要我说孙十万这个词……!

这是禁忌啊,打码打码。

————————待续
我睡不着2333

【全体向】简洁的介绍(一)

曹操

我叫曹操,大魏集团老总兼三国首帅,怎么有人说我老?这你们就错了,虽然我看起来老,但我的脸没有刘备那个老家伙老不是吗。

我比较欣赏孙仲谋小伙子,为此我还特地去赞美了他一下,没想到他居然理解成了我想要当他爸爸,我的天啊,其实我是没有恶意的,估计是那孩子缺爱,没法,我其实也是很照顾他的。

等等,你们在脑补什么奇怪的东西?为什么照顾要打双引号?

……

好吧我明白了,这次我不怪你们,毕竟这么想的不止你们一个。

我比较看好荀彧和郭嘉,同时我也比较看好夏侯惇,因为这几个都是我兄弟,我爱他们,他们也爱我。

呃,是不是我文本说的让你们误会了什么?

别一脸迷之微笑啊……!!!!

去你的我还不介绍了!

曹丕

我叫曹丕,我爱吃葡萄,偶尔你要说吃别的?那么我吃司马懿,你问我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反正我就知道司马懿味道味道不错,得到他的感觉一如既往的欢快。

等下……你那句细思极恐给我解释一下!!

当然,我爱好的东西很多。

比如葡萄,再比如葡萄汁,再比如葡萄酒,再比如葡萄干,葡萄拼盘等等。

什么?都算一样的?

哼,本世子喜欢的你管得着吗。

最后用一句非常装逼的话来结束这次介绍,因为我也不想说太多,葡萄马上要换季了再不吃我就吃不到了。

我爸是曹操,这句话够实在吧。

曹植

我叫曹植,我不知道我爱吃什么,反正我只知道我喜欢喝酒,什么啤酒白酒红酒鸡尾酒在我眼里都是小意思。

但我的老师杨修特别限制我的酒量,没有为什么,我的父亲也特别限制我的酒量,没有为什么,我的哥哥也特别限制我的酒量,这次有为什么了,可能是因为我把他最喜欢的葡萄酒给喝完了。

我其实不怎么明白为什么我哥总爱和司马懿在一起,他们之间差了八岁诶,我哥总是一进司马懿房间就是几个几个小时的,我不管你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就是恰巧路过。

你问我“总是”是什么意思。

这个无可奉告,你可以理解为我每次都是路过。

当然我如果知道太多或者说太多我怕我哥哥打我,或者他会用一种更加极端的方式报复我。

他会收起他的葡萄汁不给我喝。

为了安全我就在这夸他几句。

哥哥真棒。

司马懿

我叫司马懿,为什么你们要叫我死蚂蚁?我一直想吐槽这一点了,你们输入法都有毒吗各位……

其实我没有什么特殊爱好,总体来说就是看看书写写作顺便挑逗曹丕,不过最近我特别讨厌葡萄,非常非常的讨厌,因为每次只要曹丕出现在我家我就必须准备一大盆葡萄。

关键人吃东西总会腻,这道理我懂。

但曹丕这货为什么吃葡萄百吃不腻……!!!我就搞不懂了,居然还葡萄汁葡萄酒换着喝,还对在一起喝!

会得糖尿病啊兄弟……!!!为什么你就是不听!!

除此之外我最近不想让曹丕进我房间。

因为他就是禽兽……!!!

好了发言就这样你们不要问我别的了,嗯?你说我脖子上是什么东西?

哼,你问曹丕去。

荀彧

我叫荀彧,我喜欢读书看报认真工作,还有一点,我喜欢禁郭奉孝的酒。

其实我本人是很讨厌酒味并且我是一个认真工作的好青年,我与郭奉孝关系很好,具体很好到什么程度?这个你得脑补了,不过我最近很头疼,他天天喝酒这总不是个办法。

我其实是不知道怎么办的,因为他每次喝酒都喜欢做傻事,每次喝完酒累的还不止他一个人,我犹记某次奉孝喝完酒然后强迫着我喝了好多杯导致我第二天上班迟到的惨剧。

当然曹操并没有怪我,我也不明白但我第一次疲惫的和奉孝一起走近集团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多人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我的天不要擅自脑补奇怪的东西啊……!你们的心思我多少知道一点!

你问我在上面还是下面?这是什么问题,什么上不上下不下的?

粗鄙。

郭嘉

我叫郭嘉,爱好有两个,一是喝酒,二是和文若若在一起。

其实我的荀令君很讨厌两件事,一是有人把他的名字叫成苟或,他表示他不想在他的介绍中写出这么黑历史的东西,所以我来说,还有就是他也不喜欢别人叫他文弱,他觉得他不弱,当然,我也不觉得他弱,这只是你们输入法有毒,道理我都懂。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喝酒,一开始本来我的令君是不在意这种东西的,就是嘛某次我喝多了,然后拿着酒强迫着令君喝了很多,别误会我们之后并没有酒后乱x,就是上班晚了一丢丢。

其实我和令君上班是没有固定时间点的,毕竟曹总没给安排,但我的令君每次都是6点就去公司,当然我每次去的总是比他晚那么个三小时。

但那次令君喝多了,所以我们一起迟到了4个小时,我个令君一进门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说不出的奇怪……我是不尴尬,但令君尴尬,令君尴尬,我也不好不尴尬不是?

总之就是那次每个人奇怪的眼光导致令君每次都要收我的酒,我只能偷偷喝咯……

你问我在上在下?嗯哼,你猜啊~

贾诩

我叫贾诩,我没什么爱好,唯一可以说的就是我每天起得很早睡得也很早,天天养成晨跑的好习惯以至于我的身体还是挺好的。

我和公司老总曹操的儿子曹丕关系挺好,另外一提我是他的老师,所以他心中想的什么小九九我都知道,当然我知道归知道,但我不会去提醒他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因为我有直觉我提醒了他也不会改。

好吧曹丕确实有点熊孩子属性,我觉得这点他诠释的非常全面,自从他看上司马懿后我就天天看到司马懿无时无刻不在黑着脸捂着腰。

真厉害,和我以前一模一样,当年我在张绣那也是无时无刻捂……等下,为什么我要和你说这个?

你问我张绣在哪?他现在自己开自己的公司,你问我为什么不去他的公司?其实吧我这个人比较喜欢新鲜感,很多家公司我都去过,所以我见的人也多,再说了,谁说我去曹操公司代表我和张绣不在一起了?

我和张绣是住一块的,这么说总懂了吧。

什么,什么叫一星期几次?

这什么鬼问题,我就不说。

钟繇

我叫钟繇,我有个不靠谱的儿子。

其实我儿子今天也是要介绍的,但是这逆子说什么要见蜀汉集团的姜……姜啥玩意,就是没来,反正我知道他不是去见姜子牙。

你问我为什么我的介绍介绍我儿子?哼,因为我逆子太皮了我就是想骂他一顿。

这孩子天天和司马懿那个儿子还有隔壁蜀汉集团的姜维几乎天天出入酒吧,k个蹦迪,怕不是就差什么夜夜笙歌,激动无比之类的词了。

真的是,我要管他还吼我说不让我管……!

哎!!!

这逆子,我现在想想来气,什么都不想说,我只想打他。

顺便告诉下荀攸,书我能帮你写完算我输。

荀攸

我叫荀攸,我爱好就是下棋,具体下什么棋,我什么棋都下,比如飞行棋啊五子棋啊象棋啊……怎么,你对飞行棋有什么意见?

我有个叔叫荀彧,虽然我比他大……咳咳,我们不提这一点……!总之我现在唯一的生活乐趣就是早上去广场和大爷打打太极下下象棋什么的,但公园老大爷象棋段位是真的高,以至于在我认为自己其实是王者的局面下,我就是个青铜。

真特么……!!!

不行,我不能说脏话,我要保持良好形象,麻烦打个码。

****************。

****,***?????****???

这打码打的这么生动???

行了你们等我说完再打码!

我现在很想说一句话。

钟繇,我的东西你什么时候给我写好!!

*****,******!

别打码!停下!!!我不说了还不成吗!

钟会

你好我是钟会,我是受过英才教育的良好青年。

我其实是拒绝这次讲话的,毕竟我和我的伯约还要去玩,呵,要不是我爸哭着拉着我的衣角求我,(钟繇:你放屁!!!)我才不愿意说个什么。

其实吧,我没别的爱好,就是爱去酒吧跳跳舞喝喝酒,kk歌蹦蹦迪,感觉人生在世及时行乐,多爽,关键我爸这个老骨头就是不明白!

你问我和我爸关系?切,你怎么不问我和伯约的关系?

我和我爸啊,就是天天吵架,然后他找荀攸我在家看电视,关键是他把我锁家里的!没法子,还好我的房间在二楼,在我把房里的窗帘拆了以后通过我一系列改造,我还是非常顺利的到了一楼地面,于是我当我激动澎湃的翻墙出去的时候……!!!

我翻到了我爸身上。

于是这是我和他关系不好的源头。

咳,丢人,不说了不说了。

怎么?现在你问我和伯约的关系?什么……!你说伯约和那个刘禅有一腿?

哼!!!反正伯约是我的!!谁抢走我就……!我就……!

哼,我就打死谁……!

————————待续
2333求喜欢